电话:4000-623-823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4年约谈61个地方政府,生态环境部厉害了

发布时间:2018/5/15 12:01:08    作者:    浏览次数:283

“对于问题通报,我深受教育和警醒,我作为市政府分管这项工作的领导,应该进行深刻检讨,广州市政府作为属地政府负有重要责任,应该进行深刻反省”。5月11日,在生态环境部机关里举行的约谈会上,广州市副市长马文田就该市多家企业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政府部门监管失职表态,并接着介绍了一系列整改措施。

从2014年起,生态环境部(原环保部)已经约谈了61个地方政府。

约谈地方主政官员,生态环境部的这个手段近些年频频进入公众视野。被约谈的是哪些地方?因何被约谈?约谈后的成效如何?

约谈依据《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

类似这样的约谈会,生态环境部(原环保部)已实行多年,但渐渐走入公众视线,还得从2014年说起。这一年,原环保部出台了《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办法明确规定:约谈是环境保护部约见未履行环境保护职责或履行职责不到位的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有关负责人,依法进行告诫谈话、指出相关问题、提出整改要求并督促整改到位。这一系列举措作为一种行政措施,近几年的力度不断加码、频率不断提高。  

新组建的生态环境部取代原环保部后,约谈力度依然不减。仅在今年五月份的前两周,生态环境部就密集约谈了多个地方政府。一次是在5月3日约谈山西省晋城、河北省邯郸和山西省阳泉3市政府;另一次是5月11日约谈广州等7市政府。

5月11日生态环境部约谈现场  

△5月11日生态环境部约谈现场


约谈频率:4年61个城市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根据公开报道统计,从2014年下半年原环保部正式启动对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的约谈以来,已有61个地方政府出现在约谈名单上。粗略算,平均每个月要有7个城市接受约谈。

约谈名单

显而易见的是,在2015年新环保法实施后,原环保部对地方政府的约谈开始加速度。2014年共约谈6个地方政府;2015年共约谈18个地方政府;2016年共约谈8个地方政府;2017年共约谈23个地方政府。而2018年还没过半,被约谈的城市数量已经达到了10个。从约谈城市所属的省份来看,被约谈的城市已经覆盖了23个省(市)。从各省约谈城市的数量上,河北省位居第一,先后有沧州、承德、保定等12个市(县)被约谈,占总数近20%;排在第二名的是河南省和山西省,各有7个城市被约谈;接下来是各有4个城市被约谈的山东省和黑龙江省。省会城市也难逃约谈。目前已有哈尔滨、沈阳、昆明、长春、郑州、广州6个省会城市被约谈,占总数的10%。东三省的省会全部被约谈过。

  

约谈原因:空气质量“爆表”出现最多  

被约谈原因,要分多种情况:

在环保领域,涉及大气污染问题出现频率最高,空气质量指数“爆表“的地方频繁被约谈。接下来是水环境、土壤环境和自然保护区破坏问题。还有最近对于广州等7市的约谈是关于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这也是生态环境部首次因为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问题集体约谈地方政府。

生态环境部约谈现场

从点出的问题来看,政府监管不到位、重污染天气应对流于形式、企业违法排污问题突出、“散乱污”企业污染整治不力、环保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未批先建、监测数据造假等都是高频问题。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梳理发现,具体的约谈原因通常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中央环保督察或其他专项督查发现问题较多且整改不力。比如,4月20日,生态环境部先后通报了湖南省邵阳市威凌金属有限公司、湘西自治州永顺县鸿升纸业有限责任公司、江苏省盐城市上市公司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多起环境污染事件。在5月11日的约谈名单中,盐城市就名列其中,因为对辉丰公司查处不力受到点名批评。

第二种是年度或季度考核不达标或排名靠后。比如本月刚被约谈的山西省晋城市、河北省邯郸市和山西省阳泉市。生态环境部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空气质量改善目标评估考核结果,确定晋城、邯郸、阳泉3个城市考核结果为不合格,他们因而受到约谈。

第三种是中央领导批示或新闻媒体曝光、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环境问题。比如,2015年因为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约谈甘肃省张掖市,2016年因为山西华兴铝业发生矿浆泄漏事故造成环境污染约谈山西省吕梁市等。

  

约谈形式:从非公开到公开

在约谈形式上,通常包括非公开约谈和公开约谈;单独约谈和集体约谈;由生态环境部直接进行的和由生态环境部委托各个督察局进行的约谈,前者通常在北京,后者一般在督察局所在城市或被约谈城市举行。

单独约谈以湖南省衡阳市为例,这是《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实施后第一个被约谈的城市。2014年9月15日,因为污水处理厂建设严重滞后,当时的衡阳市市长周海兵被原环保部华南环保督查中心约谈,那是一次单独的和非公开的约谈。彼时,约谈地方政府一把手,还被视为一件新鲜事。  

从2017年开始,原环保部开始启动大规模集中约谈,将被约谈城市的政府主要领导请到了位于北京的部机关里,城市数量有时候达到了7个之多,而且基本都是公开约谈。

约谈现场

市长们“心情沉重”

约谈会有四个程序,先由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指出问题,再由有关司局负责人提出要求,然后被约谈地方的政府负责人表态,最后签署会议纪要。

整场约谈会没有掌声,只有市长们的歉意和承诺。“心情沉重”“触动很深”“对不起当地百姓”“压力很大”“深感自责”“倍感羞愧”“痛定思痛”“知耻后勇”……这些都是各地方政府负责人表态时所用的高频词汇。 

除了个别城市因为缺乏公开报道,尚不清楚被约谈者的态度和当地整改措施以外,其余城市的政府负责人均当场明确表示,对于生态环境部指出的问题照单全收,回去后认真研究整改落实。

 

今年工作重点

聚焦五个方面

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介绍,今年,约谈工作还会继续加大力度,约谈工作重点围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约谈对象拟主要聚焦在五个方面。

一是力度不够、工作滞后、问题集中的地区。

二是没有完成大气、水、土壤三个“十条”目标任务,环境质量明显下降的地区,特别是造成了不好影响、不良影响的情况。

三是整改不力、问题反弹,并造成不良影响的地区。

四是对中央领导批示或新闻媒体曝光、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环境问题解决不力的地区。

五是对环保部采取督查、交办、巡查、约谈、专项督察“五步法”安排的任务,按照有关要求对存在问题的地区进行约谈。


下一次约谈,生态环境部会盯上谁?


本文转自:新浪新闻。


生态环境保护是当今人类刻不容缓的要务。蓝居作为环境监测领域专业厂商,努力打造更好的环保设备和产品,以满足用户的需求。